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资讯杂谈 - 正文资讯杂谈

京沪高铁月赚4亿多,离巅峰时刻还差5个“小目标”

wang wang 04-25 【资讯杂谈】 281人已围观

摘要运能结构调整、票价机制改革,有望成为疫情后京沪高铁业绩增长主要动力。

世界高铁看中国,中国高铁看京沪。

4月23日,京沪高铁(601816.SH)发布2021年成绩单。2021年实现营收293.05亿元,实现归母净利润48.16亿元,营收、净利润双双恢复增长,其中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近50%。

受到疫情冲击,2020年京沪高铁营收、利润一度大幅下滑。京沪高铁的“盈利神话”暂时终结。

进入2021年,随着疫情好转,京沪高铁业绩明显回暖。不过,2021年公司月均4.01亿元的净利润,距离2019年该数据9.95亿元的高光时刻,依然存在不小的差距;从毛利率来看,距离2016年数据也有较大差距。

投行人士侯大玮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京沪高铁拥有优势资源,在疫情结束及经济恢复后,业绩将再现高增长,相对于巅峰时刻,有望更进一步。

在2020年拿下定价权后,京沪高铁曾对票价进行调整,但效果还未明显呈现。公司管理层在今年1月至2月投资者交流会上称,因疫情因素,浮动票价机制还没有经过正常市场环境的检验,还在摸索规律中。

曾被寄予厚望的京福安徽公司,其控股权被京沪高铁收购后,仍处于持续大幅亏损状态,成为公司业绩的拖累。

就在京沪高铁上市的第二年,公司股东也拉开了减持序幕。2021年,公司前十大股东中,共计有4位股东减持了公司股份,减持数量超2亿股。

业绩重回增长

2021年度,京沪高铁实现营业收入293.05亿元,同比上升16.11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、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48.16亿元、48.12亿元,同比增速分别为49.15%、44.55%。

2020年业绩基数较低,是京沪高铁2021年业绩增长的原因之一。受疫情影响,公司营收、净利润在2020年分别出现了27.59%、70.83%的下降,业绩较为低迷。

“2021年度收入增长,主要系疫情防控形势总体同比向好。”京沪高铁在年报中表示,京福安徽公司合杭高铁肥湖段2020年6月开通运营,旅客运量、列车开行数量均较同期增加,相应旅客运输服务收入和路网服务收入增加。

调整运力结构,投运“复兴号”17辆长编组列车的同时,京沪高铁亦适时减停客座率较低列车、降低运营成本,压缩财务成本。上述措施,提升了公司2021年毛利率与利润表现。

虽然营收、归母净利润同比均实现增长,但京沪高铁2021年上述两项财务数据,与2019年329.42亿元营收、119.37亿元的净利润(调整前)相比,依然差距甚大。其中,当期公司归母净利润亦低于2016年的79.03亿元。

从盈利能力来看,公司2021年34.84%的毛利率虽然优于2020年,但远远落后于2019年的50.7%数据表现。

数据来源:《财经》记者根据京沪高铁报告整理

在疫情背景下,担当列车因为旅客流量不够充沛,减停列车数量比较多,影响了公司业绩表现。分时段来看,疫情对公司2021年一季度影响较大,3月下旬后有所好转,4-7月客流量快速恢复。

然而8月后,京沪高铁本线上南京市出现疫情,加之台风、暴雨等因素叠加影响,公司三季度后半段运力处于低潮。

此外,受到进京管控严格影响,2021年四季度,公司营业收入同比、环比降幅分别为21.9%、20.6%,归母净利润同比降66%、环比降70.8%。

“四季度业绩低迷,主要受到进京管控严格影响。北京冬奥举办加强进京管控以及因疫情各地提倡就地过年,或对公司客流造成一定负面影响。”中金公司指出,统计数据显示,京沪高铁二月平均排班61列(常态化运行下约80-90列排班),公司2022年一季度业绩或仍受疫情影响。

有券商指出,长期看,京沪高铁可以通过加长列车编组、缩小发车间隔等措施提升运能,而且京沪高铁新的浮动票价机制已从2020年实行,预计在客运量恢复常态后,调价将为公司带来较大业绩弹性。

京沪高铁在2020年底的售价调整中,第一步实行5档票价。2021年中,公司对票价又进行了一定的优化,形成了目前7档票价的结构。

“调价后,因为疫情因素,浮动票价机制对营收的贡献还不是特别明显。”公司管理层坦言,总体来说,票价机制改革是一个有待发挥作用的亮点。

收购公司何时盈利

影响京沪高铁盈利水平的因素,还包括公司耗费巨资收购控股权的公司,目前仍处于大幅亏损状态。

京沪高铁在《招股书》中称,公司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,拟用于收购京福安徽公司65.0759%股权,对价为500亿元。京沪高铁计划借此收购,形成以京沪通道为骨架、区域连接线衔接的高速铁路网。

作为安徽省最主要的高铁公司,京福安徽公司建设运营了四条设计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,包括合蚌客专、合福铁路安徽段、郑阜铁路安徽段、商合杭铁路安徽段。

京沪高铁上市前,京福安徽公司就处于亏损状态。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,该公司净利润亏损金额分别为12亿元、8.84亿元。

彼时,京沪高铁称,京福安徽公司尚处于亏损状态,主要是由于相关铁路“开通时间尚短,仍然处于市场培育期”。

京沪高铁曾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由于铁路建设前期固定资产投资较大,市场培育期内线路运营收入难以完全弥补建设期借款资金利息支出、固定资产折旧以及委托运输管理费等支出,因此京福安徽公司尚处于亏损状态。

京福安徽公司本身不担当列车,而是通过向过往的高铁列车收取必要的线路、接触网使用等费用。

2020年1月,上述收购股权变更完成。当期,京沪高铁将京福安徽公司并表。

然而,被收购后的京福安徽公司,业绩远不如预期。公司招股书显示,经评估机构中企华预测,京福安徽公司2020年、2021年净利润亏损金额分别为11.93亿元、1.75亿元,2022年净利润7.26亿元,实现盈利。

京沪高铁曾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随着完善区域路网结构、严控成本费用支出等举措,京福安徽公司有望实现盈利水平的逐步提升。

而在2020年,京福安徽公司营收35.32亿元,但净利润亏损高达20.85亿元。2021年,该公司营收增至45.44亿元,净利润亏损金额仍高达17.19亿元。

“资产收购时给出的盈利预测,通常未能考虑到后续重大事件影响因素。”在侯大玮看来,京福安徽公司何时盈利,仍要视疫情和经济恢复情况而定。

“京福安徽公司在列车开行量上一直在增长,但受疫情影响,整体增幅低于预期。”京沪高铁管理层表示,从全国范围来看仍然是很好的标的,其管辖的线路都处于几大干线的交汇区。

公司管理层补充道,收购京福安徽公司,对于京沪高铁来说是更大的一盘棋,核心的目的还是解决运输能力问题,通过募资做行业内横向扩张,实现与京沪高铁的路网协同效应。

多名股东减持

业绩有所增长的京沪高铁,在2021年度遭遇多名股东减持。

截至2022年3月4日,平安资管-建设银行-京沪高铁股权投资计划(简称“京沪计划”),减持公司1.17亿股股份,减持总金额5.62亿元。

上述减持计划实施后,京沪计划持有京沪高铁47.8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,持股比例为9.74%。

资料显示,京沪计划牵头发起人为平安资管,持有39.375%份额。其共同发起人为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、泰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、太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,份额比例分别为25%、18.75%、12.5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减持京沪高铁的股东,还有产业资本。2020年增持京沪高铁3.48亿股的江苏省铁路集团有限公司,在2021年减持公司1亿股股份,持股比例降至4.77%,仍为公司第四大股东。

此外,京沪高铁第六大股东南京铁路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,及第七大股东天津铁路建设投资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,在2021年均不同程度减持公司股份。

机构减持,可能出于市场热点切换及业绩排名考虑。”侯大玮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上述产业股东减持,或因投资需要资金回笼,毕竟基础建设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推手,上述股东减持并不代表对公司长期价值的判断。

因疫情影响,部分券商下调了京沪高铁2022年的盈利预测。兴业证券在2022年4月报告中,下调公司2022年盈利预测、上调2023年盈利预测,预计2022年-2023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为54.41亿元、140.24亿元(2023年假设疫情完全恢复),EPS分别为0.11元、0.29元。而在此前报告中,该券商预测,公司2022年EPS为0.25元。

亦有机构对京沪高铁保持乐观态度。在华创证券看来,运能释放+浮动票价是京沪高铁长期资产价值所在,“量价齐升”或带来持续增长动力,维持京沪高铁6个月目标市值3000亿元的市场预测,对应股价6.1元。

4月22日,京沪高铁每股收盘于4.89元,相对于上述目标价,还有24.74%的上涨空间。

(作者为《财经》记者)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“读数一帜”(ID:dushuyizhi007),作者:张建锋,编辑:王立峰,小五经授权发布。

Tags: 杂谈

打赏!

分享到:

文章评论 (暂无评论,281人围观)

1780 文章数
0 评论数
160135 浏览数

我的名片

网名:小五

职业:seo

现居:郑州

Email:2915847353@qq.com

站长寄语:有得有失,才是人生

  • 我的微信
取消
微信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
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
17596519501
7*24小时客服电话